漂亮与否

转载

我自小就老被别人夸漂亮,说眼睛大大的,是个伶俐的小姑娘。

于是觉得自己很好看。

学习还不错,奖状可以用来糊墙用。

小辫子自然也翘得高高的,如果天不是那么高的话,估计天会被捅开一个洞。

好看到初中,看到了一个小男生。

他真的很好看啊,头发黄黄的,眼睛大大的,鼻子高高的,一把好声音,我坐在他旁边,听着歌儿,看着人儿,整个痴了。

在日记还大言不惭写下最喜欢他帅了。

满以为人家也会喜欢我。

可是居然没有。

自尊心受伤啊,难过啊,悲痛啊,黛玉要葬花啊,风花雪月的岁月里,好看小姑娘那自信的小辫儿彻底耷拉下来了。

这一次伤害就折腾了好几年。

上了大学,再也不敢觉得自己好看了,一个各方面都不怎么好的社会男青年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送给我一个棉袄,同宿舍一群傻乎乎的姑娘一致觉得送棉袄真别致真动人啊,于是就为了一个棉袄,我开始谈了第一个恋爱。

棉袄啊,好歹我也一大好文艺女青年啊,居然跟棉袄谈恋爱。

在还算好看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无比自卑的心。

自卑的原因,是因为觉得自己不招人喜欢。

妈妈从来不知道我的各种伤心。

爸爸也不知道。

直到年岁渐长,看看周围,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姑娘慢慢都一起变老了。
有的是真老了,腰身粗了,皱纹出来了,生活这把杀猪刀,生生把人给割零碎了。

有的就没有,读书读得娴静安然,身材还很合适,照样的快活,彷佛岁月特意绕开了她。

曾经一度,我光荣地加入了腰身粗壮大妈那一族。

后来遇到不少挫折,才开始再次注意形象,去专门的减肥公司参加减肥,积极锻炼身体,三十岁的时候终于恢复了良好的状态。

恢复的不仅是身材,更多的是内在的自信。

年轻的时候其实人人都挺漂亮,有人非觉得那个眼睛比她大,腿比她长,以为就此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其实是夸张的。年轻的男孩子实在看不清,有些女孩儿是自内而外的美,体贴,善良,温柔,聪慧,懂得安慰人。可是那时候,他们只问:hot 吗?

当然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Hot的,如果不注意自己,慢慢就成cold饭了。

听过一个妈妈说:我年轻时是校花的!

女儿在旁边撇嘴:吹牛!

年轻时是校花又如何呢?得优雅着老去才是开不败的花。

我看有些男人觉得他们真的很傻,以为书中得到了颜如玉就是一好看的身体和脸蛋,以为脸蛋和身体就是他的天堂。然后呢,得到了又觉得不满足,还不知道哪里不满足,继续找下一个更颜如玉的。

其实呢,好的女人是那些真心里欣赏他,真心里尊重他,聪慧体贴让他觉得自己特别男人的女人。与其说男人在找女人,不如说男人在找让自己雄风尽展的舞台。

这些,都是四十以后才懂得的。

漂亮会凋零,但美丽是不打折扣的。

所以我现在教儿子,都是告诉他,要找聪明善良的,外表如果实在要求,清秀就可,别光盯着人家三围。

儿子还算好,至今喜欢的,都是清秀端庄聪明可爱型。有时我会问有没有人喜欢他,他说,有。我问:“漂亮吗?”儿子责备我:“妈!”

我赶紧笑笑,啊哈哈,我是说笑的。

如果我有一个女儿,我会教她自信来源于你的内在。

不是说外表不重要。身材要尽量保持,皮肤还是要照顾,不能邋邋遢遢然后责备男人是低等动物。我看杂志,见到六块腹肌,两块胸大肌和英俊的小生面孔照样老心快跳上那么几下,因此想上一想,男人看到女人心跳再多那么几下是多么符合人性。

所以,不轻易挑战人性。

内在也会注意,读读书,养养花,喝喝茶,就算只爱吃,也弄个小手机学学怎么拍食物,任何爱好里,稍微加一点点情趣就能让自己乐半天。

年龄渐长,已经没人再负责取悦自己了,得自己找乐。

人家对你好的时候,看起来你什么都有,被爱那么快乐;可是人家对你不好的时候,种种好都拿走了,你什么都没剩下,都是别人的。

爱你的时候,你种种都好,不爱你的时候,你全都是错。

不能仰赖人家送你天堂。

漂亮的女子尤其理所当然认为自己值得被捧被宠被夸被爱,好似不漂亮的就得被踩在脚底当别人脚泥。

不是这样的。

谁都有一个完整独立的灵魂,在任何一种外表下,那个灵魂都可以优雅。然后眼睛会透出来,嘴角会透出来。

天下就没有不漂亮的女人,除非她觉得自己不漂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