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

这是一首我曾喜欢的词。 多少年过去了,今天再读,还是觉得作者写得很美。 <<蝶恋花>> (宋) 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首词说的是 伫立在高楼上,细细春风迎面吹来,极目远望,不尽的愁思,黯黯然弥漫天际。 夕阳斜照,草色蒙蒙,谁能理解我默默凭倚栏杆的心意? 本想尽情放纵喝个一醉方休,当在歌声中举起酒杯时,才感到勉强求乐反而毫无兴味。 日渐消瘦也不觉得懊悔,为了你我情愿一身憔悴。 … Continue reading >>

偶 然

<<偶 然>> 徐志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 Continue reading >>